•虎之卷--吉祥納福看瑞獸•

你知道虎在中國有多少故事嗎?

民俗學上將青龍貴為天子皇室的象徵物,虎,則為黎民百姓的守護神。而中國人對虎的崇拜,事實上就是一種祈祥納福的表徵。介紹幾則有關於虎的故事,供大家做參考。


射柳醉虎

金太祖完顏阿骨打本是個普通平民,他後來當了部落領袖 ,並建立了大金國(1115–1234)。據說,他是靠射柳醉 虎發家的。

阿骨打年輕時,經常在鴨子河邊騎馬射箭,練習武藝。有 一次,他來到鴨子河南面的一條小河邊,遠遠看見一群人 聚在河邊的一棵老柳樹下,爭論得很激烈。他驅馬向前, 祇見老柳樹的樹幹,就像個刺蝟似的,密密麻麻地插滿了 箭。原來,這是當地部落的一些武士們,在比賽武藝,爭 論輸贏呢。

阿骨打看見大家爭得面紅耳赤,「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他下馬和大家見了禮,豪爽地說:「大家不要爭了,我出 個主意。各人重新再射一遍,一定可以分出輸贏高低!」 聽了阿骨打的話,大家都很高興,連忙催阿骨打,讓他說 說用甚麼辦法來定輸贏。阿骨打飛身上馬,從老柳樹上折 下三根細柳枝,用小刀將柳枝當腰削去一塊皮,露出一個 小白點兒。然後,把這三根柳枝插在河邊,大聲說:「不 會騎馬射箭,就算不上女真人。射中老柳樹幹太容易了, 分不出輸贏,誰能穿過白點兒,射斷細柳枝,才算是真正 的勇士!」

這個主意很新鮮,大家齊聲稱好。於是,人們一個個摩拳 擦掌,躍躍欲試。可是柳枝太細,河邊風又大,阿骨打還 要求人們騎馬飛馳,在奔馳中三箭連發,這實在太難了。 祇見一匹匹駿馬飛奔,一張張雕弓「繃繃」作響,然而, 到頭來,誰也沒能按照阿骨打的要求射斷柳枝。三根柳枝 依然插在河邊,搖搖晃晃的,彷彿很得意地在風中擺動著 。大夥兒全洩了氣,七嘴八舌地哄了起來:「太難了!太 難了!這種射法誰也辦不到!」

部落的老酋長是個有心計的人,他慢悠悠地說:「這麼多 人都射不中三根柳枝兒,是本部落的恥辱。如果提出這個 辦法的人,自己能射斷這些細柳枝,他就是我們部落最尊 貴的客人。否則的話,他就是故意戲弄我們,哼!那就別 怪我不客氣!」按女真人的風俗,部落比武射箭,也歡迎 客人參加,再說,阿骨打也想藉這個機會,教女真人練出 真正的騎射本領,就十分乾脆地回答說:「追不上兔子的 狗崽子,叫得再響也沒人聽,拉不開硬弓的獵手,喊得再 亮也沒有用!好,我來試試吧!」

說罷,阿骨打雙腿猛地一跳,立在馬背上,馬兒像風一樣 掠向河邊,在離柳枝還有五十步遠的地方,他一扭身,反 手背弓連發三箭。緊接著一個鐙裡藏身,三枝斷柳沒等落 地,就被飛馬趕到的阿骨打接在手中。眾人見了,連聲喝 彩。老酋長更是樂得合不攏嘴,大聲稱讚說:「巴圖魯( 滿語,勇士的意思),巴圖魯,真是神箭啊!」當天晚上 ,阿骨打就住在這個部落裡。那天正是他們部落祭天的日 子。傍晚,人們圍著火堆,打著鼓,跳起喜慶的舞,大家 都爭著給阿骨打敬酒,還在他的面前擺了一隻烤得噴香噴 香的小乳豬。

酒過三巡,老酋長嘆了一口氣說:「哎,我們部落裡的人 要是都能練成像你這樣神的箭法,就不會再受那些惡虎的 禍害啦!」原來,部落東邊的大山上出了一隻兇惡的猛虎 ,時常來部落傷害人畜,人們幾次上山圍獵,都被它偷偷 地溜掉,可是,,它又乘人不備,一轉眼的工夫,下山來 到部落裡,損傷人畜,大夥吃了不少虧。阿骨打酒多喝了 幾杯,腦袋直發暈,聽老酋長這麼一說,眼睛忽然一亮, 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他端起一大碗酒,說道:「給我一罈 好酒和一條胖狗,除虎的這件事就交給我了!」阿骨打拿 起酒碗,痛痛快快地喝上了個底朝天,老酋長立刻明白了 阿骨打的意思,連連點頭,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第二天,阿骨打用那罈好酒醉倒了一隻大狗,把它在惡虎 經常出沒的地方。一連兩天過去了,老虎根本沒有從這裡 經過。到了第三天早上,老酋長洩氣了,他說:「自古以 來,捕虎都得靠弓箭刀槍,那有用酒獵老虎的?這招不行 ,就算了吧。咱們還是召集部落裡的人打虎吧!」正說著 ,一陣帶有血腥味的狂風迎面吹來,從山崖中跳出一隻斑 斕大虎。它看見地上的肥狗,饞得直轉圈圈兒。要吃,又 害怕;不吃,又捨不得。轉了半天,到底還是饞勁兒佔了 上風,老虎「呼」地撲過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吃了混身浸透烈酒的狗肉,惡虎也酩酊大醉,它搖搖晃晃 地走了幾步,「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像個大貓似地呼嚕 呼嚕睡著了。這時,阿骨打彎弓搭箭猛射過去,一箭正中 惡虎的腦門。那老虎怪叫了一聲,想跳起來撲咬阿骨打, 卻暈暈乎乎地站也站不穩,跳也跳不動。阿骨打和老酋長 帶著幾個年青人,拔出腰刀衝過去,輕鬆地殺死了老虎。

為了酬謝阿骨打的功勞,老酋長和全部落的人,又為阿骨 打擺下盛大的酒宴,並決定把這張老虎皮作為禮品送給他 。阿骨打辭謝說:「為民除害是獵人的本分,打死吃人的 老虎不算本事,趕走比老虎兇惡十倍的大遼兵,才配稱真 正的女真巴圖魯!」阿骨打的話,說到了人們的心坎裡, 多年來,女真人受盡了遼國貴族的欺壓,早已充滿了深仇 大恨。大家當即擁戴阿骨打為領袖,對天盟誓,決心練好 武藝,打敗遼兵!阿骨打看到老百姓的反遼決心,十分高 興。他又順著鴨子河往下走,走過不少部落,每到一處, 就教大家射柳的本領,並聯絡各部落的首領,共同反遼。

後來,阿骨打終於起兵打敗了大遼王,做了大金國的皇帝 。想起當年射柳醉虎、祭售盟誓的這段往事,他下了一道 聖旨,規定無論皇家還是民間,祭天以後,都要舉行射柳 比賽,以示不忘根本。從此,射柳成了整個女真族的一個 重要習俗。直到現在,阿骨打最初教人們射柳的那條河, 還叫「柳樹河」。

紅果與白刺

貴州都勻縣王司地區的水族村寨,每逢春夏季節,老人們 要割點紅刺果、白刺果(俗稱過江龍)和杉樹丫,綑成一 小堆,吊在大門口的上方。這種風俗是怎麼來的呢?
相傳很古老的時候,王司山裡有很多老虎,夜晚經常出來 傷人、咬豬。其中有一對母老虎精,修煉千年,更是兇猛 無比。它們的牙齒比大鋸還鋒利,腳爪比尖刀還厲害,尾 巴比銅鞭還有力。特別是它們在地上隨意打個滾,立刻就 能變成一對白嫩嬌美的姑娘,隆胸柔腰、甜言蜜語,逗人 入迷。它們依仗這套本領硬奪軟取,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不知禍害了多少人,鬧得王司地方無頭案子數也數不清。

有兩個水族兄弟,一個叫紅果,一個叫白刺。他們都長得 粗眉大眼,身強力壯。就是兩條打紅了眼的大水牯,他倆 一人一邊,抓住牛尾巴往後一拖,也能把它們分開好幾丈 遠,s在地上,不能動彈。兩兄弟有心要除掉母虎精,帶 著腰刀走訪過好多地方,卻一直沒有撞到母虎精,久而久 之,也就冷淡下來了。

三月三到四月八這段日子裡,坪子坡上草綠山青、桃紅李 白。水寨的後生、姑娘們,一邊找野果子吃,一邊對歌取 樂。一天,紅果和白刺趕街賣完柴才來到坡上,太陽離西 邊山頭祇有丈把高了。他們找不到對歌的姑娘,十分掃興 。突然,從坡那邊下來兩位姑娘,手拉著手,走到他們跟 前停下來,還用花帕子遮住了大半邊臉。她們忸怩一陣, 咯咯一笑,主動找兄弟倆對起歌來。

那兩位姑娘的歌聲真是甜美極了,宛如黃鶯出谷。兄弟倆 也就接過歌頭,甩出去一串探問歌。她們用歌聲回答說, 是從遠方來探親戚的,然後取下花帕子,露出美貌動人的 臉龐。兄弟倆見了,喜歡得很,又甩出一串表白愛情的歌 。天很快黑下來了,祇有依稀的月光照著雙方戀戀不捨的 身影。一個姑娘嬌聲柔氣地說:「那面坡就是我們姨媽家 ,兩位哥哥要是不嫌棄,去喝杯茶吧。」兄弟倆正在興頭 上,商議了幾句,就跟著去了。

走不多遠,到了一座高峻的白岩洞邊,兩個姑娘邊唱邊引 兄弟倆進洞。這時,紅果和白刺都玩昏了,胡里胡塗地跟 了進去。洞裡漆黑漆黑的,甚麼也看不清楚,兩個姑娘往 地上一滾,突然變成了一對大老虎,伸出前爪撲向兄弟倆 。紅果和白刺才猛然清醒過來,靈活地向後一閃,呼的一 聲拔出了腰刀。兩個母虎精瞪起綠幽幽的眼睛,咧開大嘴 又撲了上來。兄弟倆來不及揚刀,祇得後退,不料腳後是 個大洞,兩人無法立腳,一個跟斗跌下幾丈深的洞底。
不幸的白刺跌傷了一隻腳,紅果的腰刀落到了很深的石縫 裡。紅果扶白刺坐下,自己摸了好一陣子,但是,既找不 到刀子,也找不到出路。兩個母虎精也不敢下來,在上面 商量說:「乾脆讓這兩個傢伙餓死在裡面。」不知過了多 久,紅果和白刺都餓得肚子咕咕叫,混身軟弱無力,想起 貪戀美色上了當,兩人真是後悔莫及。

正在他們一愁莫展時,突然有一隻大老鼠爬到他們面前, 尖著嗓子用人話說:「吱……萬惡的母虎精吃了我的全家 ,祇剩我一個躲在這裡。吱……祇要你們想辦法把母虎精 打死,我願領你們出去。」兄弟倆聽了,齊聲叫好。大老 鼠就叫他們一個拉著一個,前頭的捏扭住它的尾巴,由它 在前面引路。但是老鼠的尾巴很滑,晃動又很快,白刺總 是捏不住。大老鼠就偷偷地跑到母虎精的火籠邊,裹上滿 尾巴的燙柴灰,這樣白刺捏起來就不滑了。大老鼠引著兄 弟倆鑽過九彎十八拐,終於回到地面。因為柴灰燙,加上 白刺的手捏得很使勁,大老鼠尾巴的毛全脫光了。據說, 從此老鼠的尾巴也就不長毛了。

紅果和白刺向大老鼠道謝後,乘著月光向寨子走去,白刺 身上有傷,紅果想再找幾個人手來捉拿母虎精。他倆剛走 近一棵大杉樹,後面突然捲起一股旋風,狡猾的母虎精一 路追蹤,猛地撲了上來。它們綠幽幽的眼睛瞪得像燈籠那 般大,嘴裡還不斷地發出咆哮聲。紅果和白刺的心裡也燃 起了怒火,四隻手立即合攏,使出最大的勁把身邊的大杉 樹連根拔了起來。兩隻母虎精剛衝上來,紅果就用大杉樹 的頂部猛地一掃,那尖尖的杉葉刺得母虎精眼淚直淌,一 時間甚麼也看不清了。白刺立刻用腰刀向一隻母虎精狠狠 地戳過去,恰好戳中了背部,那虎精一扭身子,刀就脫了 手。白刺毫不畏懼,赤手空拳衝了上去,用自己的雙手和 頭死死抵住虎精的兩爪和下巴。

與此同時,紅果揮動大杉樹,用根部向另一隻虎精狠狠連 擊,打中了腦殼和前爪,那虎精馬上歪倒在地上,一時掙 扎不起。紅果見白刺與另一隻虎精鬥得難分難解,又揮舞 大杉樹,用樹幹向那隻受傷的虎精猛掃。虎精支撐不住, 吼叫了幾聲,流了一大灘血,倒在地上死去了。另一隻虎 精剛剛掙扎起來,一見勢頭不妙,祇好拔腿逃走了。這時 候,紅果和白刺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他們緊緊地靠在 一起,借著月光對望。紅果的衣服全撕破了,筋筋條條都 被汗水浸透啦。白刺呢,臉上、手上和腿上流著很多血。 歇了一陣,紅果拔出插在虎背上的腰刀,攙起白刺,慢慢 地走回寨子。

第二天傍晚,那隻逃走的母虎精帶領著二、三十隻老虎, 衝到水家寨子來。一陣緊似一陣的咆哮聲,好比炸雷響在 人們的頭頂上。眼看一些不牢靠的大門馬上就要被衝開, 老人、婦女和小娃的性命就要遭殃。剛剛恢復點力氣的紅 果和白刺,立刻吹響牛角號,緊捏長刀和大棒,帶著一幫 後生衝出木樓,與群虎展開了激烈的搏鬥。兄弟倆和母虎 精再次相遇,分外眼紅,你死我活地鬥了好一陣。母虎精 和它的幾個幫兇終於被打死,兄弟倆也受了致命的重傷, 倒在老人們的懷抱裡。闖寨的老虎都被打死或攆走了,人 們吹起了勝利的號角,這時候,紅果和白刺帶著滿意的微 笑,離開了人間。

箭毒木的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古老的大森林裡,有一座傣族的村 寨,叫做曼嘎。一年雨季,雨水下得太多了,突然爆發了 大山洪,兇猛的洪水淹沒了所有的村寨和田莊。
青年獵人波洪沙十分勇敢,他看到村寨被洪水沖毀了,父 老兄弟姊妹受到了災難,就帶領全村百姓,趕著牛馬,來 到了森林茂密的平山坡重建新寨。他們用長刀砍倒了遮天 蔽日的大樹,蓋起了九十九幢竹樓,家家屋頂都冒起了炊 煙。接著,波洪沙便帶領人們趕著馬,著牛,在山坡上播 種五穀了。

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都快把樹上的綠葉烤焦了,人 們給牛、馬解下了繩套和犁耙,趕到樹下歇涼。這時,森 林裡突然颳起了大風,竄出來七十七隻猛虎。猛虎跑進了 村寨,咬死了許多人和牲畜。波洪沙得知後,立刻拔出長 刀,帶領全村青年,張弓搭箭,去追殺猛虎。他們和猛虎 搏鬥了大半天,射死了七十隻猛虎,可是他們也有不少人 被猛虎咬死、咬傷,村寨裡到處都流著鮮血。
傍晚,剩下的七隻猛虎仍然在村寨裡到處亂竄,鬧得大家 不得安全。波洪沙祇好帶領全村老小和被虎咬傷的人,撤 出了村寨。他們退到一處山地裡,四週燒起了熊熊篝火, 暫時在那裡躲避過夜。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波洪沙就和全村的人商量,怎樣去 除掉那七隻猛虎。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殺了幾頭牛,在 牛的身上放了毒藥,再把牛拋進村子裡,誘老虎來吃。可 是狡猾的老虎,不吃有毒的牛肉,反而向人群猛撲過來, 於是他們又和老虎搏鬥起來,搏鬥了大半天,又殺死了四 隻老虎。然而,絕大多數的青年,也被老虎咬死、咬傷了 。波洪沙和父老姐妹把受傷的人揹出村寨,用草藥給他們 塗敷傷口;又把被咬死的人抬出村寨,含著眼淚把屍體埋 葬了。

還有三隻老虎盤踞在村裡,人們還是回不了家。老年人哭 兒子、婦女們哭丈夫,波洪沙見了,心裡像刀扎一樣的痛 ,他反覆地思索,如何才能把那三隻惡虎除掉呢?想來想 去,他暗暗下了決心,即使犧牲自己,也要打死老虎。他 就用酒泡製了一瓶毒藥,喊來了全村的青年婦女,讓她們 拿起丈夫用過的長刀和弩箭。他自己一手提著長刀,一手 提著那瓶毒藥,帶領全村婦女衝進村寨,去消滅剩下的三 隻惡虎。

婦女們都想為親人報仇,都想親手殺死猛虎;所以越鬥越 勇,不一會兒,一隻猛虎給她們刺死了。這時,波洪沙和 一隻吊睛白額大虎正在拚命搏鬥,由於這兩天波洪沙太累 了,精疲力盡,一不留神被猛虎撲倒了,癱在地上,再也 使不出勁來。猛虎一口咬住他的長刀不放,波洪沙急了, 連忙把手中的那瓶毒藥喝下,毒性很快發散開來,渾身燒 得就像火球一樣。猛虎甩掉口中的長刀撲上來咬他,牙齒 剛咬破波洪沙的皮膚,也立即中毒倒地,一會兒就死了。

波洪沙見這隻老虎中毒倒地,便拚命掙扎著站了起來,招 呼婦女們快把箭刺進他的身體,讓箭尖沾上毒血,去射剩 下的那隻最兇猛的老虎。婦女們含著眼淚,照著他的吩咐 ,先用箭尖刺進他的身體,沾上毒血,然後去射那隻惡虎 ,很快地把最後一隻猛虎打死了。看到最後一隻猛虎中毒 死去,波洪沙微微地笑了。他仰望天空,身子屹立不動, 變成了一棵又粗又大的樹。
從那以後,人們世世代代把箭插進這種樹幹,讓箭尖沾上 樹木裡的毒液,去射猛虎。中了這種箭的老虎,無論它怎 樣兇猛,也跳不出三步就倒地而亡,所以人們把這種樹叫 做「箭毒木」。